好朋友約我打球,問我什麼時間方便?我說假日方便,但也要事先約定。他又問:週一到週五上班日不行嗎?我說:要上班,除非先請假。他又問:你不是自我創業當老闆嗎?有人會管你嗎?

 對這個問題,我就不知怎麼回答了。因為剛創業的時候,我確實以為「我最大」,我決定一切,不會有人管我,但在歷經無數的挫折、失敗之後,我知道我不只有人管,管的人還真多,多到讓我成為最不自由的人。
 
 年輕時,積極想創業,其中一個原因,確實是以為老闆擁有絕對的自由,想上班就上班,想做什麼就做什麼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,可以完全否定別人的意見,多麼權威啊!
 
 因此當我開始創業時,第一個學到的也是當家作主的決斷與權威,也是那種愛做什麼就做什麼的自由。在我自己的王國裡,我主宰一切。有時候,因為在外面受了挫折,回到公司裡,甚至還會更加咨意放縱自己的權威,來自我滿足、自我補償。
 
 幾次創業的失敗,讓我確定我是不入流的創業者,我是不合格的老闆,而自以為「沒有人管」,又是其中關鍵錯誤之一。
 
 時間的不自由,是我最先體會的事,創業初期,我自己也是最關鍵的工作者,往往我負責的也是最重要的事,因此,很可能啟動是我、整合是我、結案也是我,如果我隨便更改時間,整個團隊、整個工作就全亂了。我要遵守承諾,準時完成所有的事,才能讓公司有效的運作。我是老闆,可是我卡在工作流程,我完全沒有自由。
 
 我創業初期的失敗,就是我放縱自己,讓時間流逝、工作失控。
 
 接著我徹悟的是工作的不自由與快樂的不自由。理論上所有重大決定都會到我身上,如果有A、B、C三案,我可以決定任何一案;如果沒有明確的方向,東南西北可以任我決定;我也可以隨心所欲的提出我的創意,顯示我有多麼英明,要同事跟隨我的直覺前進。不管工作進行到那裡,我都可以一通電話,讓所有人暫停、轉向、重來。這恐怕是創業老闆最傳神的描述:隨心所欲,操控自如。
 
 問題是決策的寫意,會因成果不彰而幻滅,財務報表用滿堂紅字,對我的愚笨表示抗議;工作團隊用腳投票,表示他們要遠離老闆。我唯一能做的是不再揮灑自己決策的自由,仔細觀察團隊的意見與反應,仔細思考環境的變化與暗示,小心謹慎的做出正確的決定,以確保最後的結果完美。
 
 我的決定不再是「我喜歡」,而是可行、效率最佳;我的決定不再是我一言而決,而是團隊認同相信,我成為沒有自由的人!
 
 表面上,老闆擁有絕對的權力,但要用「絕對的不自由」來制衡,和團隊、和客戶、和股東、和環境相互妥協,找出不隨心所欲的正確決定,才能持盈保泰。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