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兒大學念政治,當時我就問他,未來妳要當公務員嗎?她無法回答,因未來尚遠。我告訴她,如果我能給建議,希望妳別當公務員。但如果妳要走公職路線,請及早告訴我。她問我,為什麼?我說,我要努力賺錢,設法留一戶五十坪的房子,及三千萬台幣的存款給妳。這是妳這一輩子安身立命的基礎,有了這些,妳可以有過得去的生活。然後你才能放心當公務員,因為當公務員就是要為人民服務,置財富、個人名利於度外,我最恨公務員尸位素餐、圖謀私利、權錢交易。妳如要當公務員就要有清若一生,為人民服務準備,房子和錢不足以讓妳過好日子,但那是我做為一個人民,為一位未來犧牲奉獻的公務員的一點心意,也要妳一生別忘了投身公職的初衷。 

  女兒最終未能投身公職,我有點遺憾,因為少了一位可能清廉而願奉獻的公務員。但我也為女兒慶幸,因為以她單純、率直、溫和的個性,進了公職體系,可能被折磨得不成人形。 

  我當年未入公門,也是因為這個原因。一位教授位居高官,但教學不敢恭維,我也從而體會出公門的複雜、派系、逢迎、是非不明、事理不分,以我叛逆的個性,絕無法忍受,因此雖然受了公務員完整的培訓歷程,但我還是放棄了。 

  我承認「何家子弟不當公務員」的家訓是自私的,我不鄙視公務員,因為仍有許多人兢兢業業,而國家命運也在他們身上,我怎能鄙視他們呢?但我自知兩個女兒都是平凡人,她們幹不出轟轟烈烈的革命大事。她們進了公門,只能是個規矩的小官員,她們抵得住外界的引誘嗎?她們能在複雜的政治生態中被公平評價嗎?她們一生會快樂嗎?她們真能在公門中做出一些奉獻、貢獻,而不是在公門中被挫骨揚灰、白白喪送一生嗎? 

  再加上忘記自我,為五斗米折腰,求一碗安穩飯,過一生平靜的日子,也不是我的個性(我也希望女兒肖我),因此我立了「不入公門」的家規,我自私的替她們決定免於公門的折磨與輪迴。 

  在個人家族生涯選擇上,「不入公門」雖然自私,但這也是一個小老百姓,「苟全性命於亂世」的無奈。 

  但天下人不應該管天下事嗎?應該。如果大家都無感、冷感,那社會必然沉淪,我雖不入公門,但我對社會公眾事務仍然關心,選擇投入我理解且有能力的事物。

  我討厭政治人物,但我選擇投入公共議題,我心未冷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