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位台灣知名的教授,擁有非常多房地產,讓我非常好奇。他告訴我,這些財富都是他父親留給他的。他父親是標準的理財達人,投資精準,他講了一個他父親投資的故事,讓我十分佩服。

  他父親在中美斷交之際,正因病住在台大醫院治療,因為害怕影響父親的病情,他們沒讓父親知道這件震驚台灣人的國家大事。

  但凱達格蘭大道及中山南路上,憤怒的台灣人正在大遊行,抗議美國背信忘義,人聲鼎沸,驚動了這位教授的父親,一再追問發生了什麼事?禁不起父親的一再追問,他們只好據實以告。沒想到他父親知道中美斷交後,反應是:立即去買房地產。因為在入院前,正在洽談中的幾筆房地產交易,因價格談不攏而擱置,他父親判斷,這些業主在聽到中美斷交後,必然跳樓大拍賣,絕對可以撿到便宜。這位教授自承,他父親的投資眼光絕非常人所能及,也因此庇蔭他們擁有龐大的財富。

  聽完這個故事,我再一次驗證,知道真理與學會真理的差距。投資學講究「危機入市」是獲得巨大利益的良機,道理人人知,看書學就能懂,但是有幾人真正學會?知道不重要,聽懂也不重要,要學會就要能做到,能做到,就要能實踐,所以實踐是「學會」真理的唯一途徑。

  我很早就知道「危機入市」,也知道「人棄我取」,但是在每一次股市非理性大崩盤時,我從來不敢「危機入市」,當每一個人都哀鴻遍野時,我也覺得世界末日到了,我不敢反向操作。所以聽到這位教授父親的故事,我再一次思考,如何真正學會真理,如何把正確的道理拿來運用,這才是真正的學習、真正的學會。

  許多人很認真學習,知道很多道理,而且也深信不疑這些道理是對的,但是卻無法實踐。面對關鍵時刻,還是依然故我,沒能照真理去做,仍然只是個無知的市井小民,這就代表我們從沒真正「學會」真理,只有懂是沒用的。

  這種劇情太普遍了:小時候,老師教我們不要做大官,要做大事;長大了我告訴自己,不做大官,怎麼做大事?激勵大師教我們,不論遇到任何惡劣情境,都要正向思考。但實際上,我還是陷在失敗的情緒中,擔心惡運的降臨,而不是想方法努力尋求解決。宗教告訴我們,要原諒你的敵人,可是我們會告訴自己,這個人把我害得那麼慘,我和他不共戴天,我不報復已經不錯了,怎麼還能原諒?

  小時候的課本,教過孫中山「知難行易」的故事,可是對許多簡單的大道理,人盡皆知,但卻行不得。行不得的原因,是我們並不真心誠意相信,也就代表我沒有真正「學會」。真正的「學會」,要來自「實踐」。

  我開始試圖做一些改變,把過去知道、聽過的真理,嘗試真正實踐一下,竟然發覺這是困難無比的事,我知道我離真正「學會」很遠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