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日報_130725_A22  

  洪仲丘案發生至今,軍事檢察官的辦案方式可用荒腔走板來形容,許多的說法禁不起外界用常理來檢驗就漏洞百出,其實洪仲丘的死亡,如果真的想毋枉毋縱,找出真相,只要利用「賽局理論」中的「囚徒兩難」模型,針對涉案關係人涉案的深淺,所造成的刑責差異,隔離審訊,摧毀涉案人的互信,就可以逐步拼湊出真相。 

  賽局理論中最經典的推演就是「囚徒兩難困境」,對涉案的兩名嫌犯進行分離審訊,並告知先透露真相者,可獲大幅減刑,反之將獲重判,而選擇先背叛同夥吐實對當事人最有利方式。這會讓涉案人互相猜疑,而出現的兩難困境。

 對照現實的洪仲丘案,由於涉案人眾多,每個人的涉案情節有別,犯刑輕重也大不相同,但他們似乎都對真相有所保留,而導致案情撲朔迷離。

 其實要這些涉案人說出真正的真相很容易,只要運用「囚徒困境」的概念,區分他們的罪刑,明確告知做偽證者,極可能以同謀論處,加重其刑,而率先坦白者,則可轉為「汙點證人」,減輕其刑,或只是不知情的幫助犯,無罪認定。

 洪仲丘案的涉案人可分為幾個層次:

(一)凌虐致死行為人嫌犯:禁閉室官兵。

(二)凌虐致死主謀嫌犯:范佐憲、陳以人士官,五四二旅旅部連副連長、連長,五四二旅到旅長何江忠等。

  (三)凌虐致死的幫助犯:二六九旅的相關主管、及開立體檢報告的八一三醫院工作人員等。其中又可分為知情幫助犯與不知情幫助犯,不知情者其罪極輕,甚或可能無罪。

 這許多不同層次的涉案人,罪刑輕重有別,個人的最大利益也不同,要他們百分之百互相信任、同謀串供極難。因此只要檢方隔離審訊,曉以大義,並告知說謊偽證者,極可能以同謀罪加重論處,相信不難得到真相。

 例如:禁閉室士官雖為凌虐致死行為人,但只要坦白是接受上級指令、暗示,或接受別人請託而加重對洪仲丘的操練,就可以管教不當、過失致死從輕量刑,否則將成虐殺同謀。

 再如醫院相關人等,如坦白接受關說而快速出具體體檢報告,只不過是不知情的幫助犯而已,實不必要冒說謊偽證的風險。

 至於其他若有參與滅證者,亦可比照汙點證人辦理。

 其實所有涉案的軍方相關人等,包括軍事檢察官及各級軍事長官,你們每一個人都陷入「囚徒兩難」的困境,全國媒體、社會大眾正在做天翻地覆的地毯式搜尋真相,誰先坦白,將成為本案還原真相的關鍵,也會獲得原諒。

 軍方各級主管千萬不要假設此案也會像過去一樣,大事化小小事化無,及早將真相告白,擺脫「囚徒困境」吧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此篇文章刊載於130725 蘋果日報《蘋中信》專欄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