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永遠記得第一次到日本的見聞,尤其是在新宿的一個小居酒屋中,我見識到日本人的執著與高標準。

  在日本的友人帶領我到一個小的居酒屋中吃日本料理,那一盤生魚片,堆放在一個小木船中,像小山一樣高,又新鮮、又好吃,讓我大開眼界。這時日本的友人說話了:「口味還不是這家店的特色,你看看店裏的桌子!」

  這時我才仔細察看店裏的擺設,這是一家極傳統的小店,桌子椅子都由大塊的杉木組成,桌面的杉木之間,還有一些小縫隙,而老闆的工作袍也一樣,非常有日本鄉間的純樸感,除此之外,我看不出有何異狀。

  友人再提醒我,仔細看看桌面。我發覺桌面清楚的露出杉木紋,在原木色中泛白,顯示老闆非常注重乾淨,桌面經常刷洗,以至於一點油漬都沒有,反而杉木紋極為美麗。

  友人告訴我,這就是典型的日本人,他們非常執著且愛乾淨,他告訴我,這個老闆每天半夜兩、三點歇夜後,都要將整個居酒屋刷洗一遍,尤其是工作檯及用餐的桌面,務必要刷洗到滴油不沾,而桌面中的縫隙,更要挑出所有的殘渣,這時我才發覺細小的縫隙中,真的乾乾淨淨。我開始想像老闆每天晚上清洗時,工作有多複雜、有多細緻。

  友人說:他在這家餐廳已經吃了許多年,非常瞭解老闆對清潔的執著,不只是每天打烊後清洗整間店,所使用的食材,蔬菜要一片片清洗,使用的刀具,各有分工,個人的整潔,頭髮、帽子、衣服,都有嚴格的要求,老闆對清潔的高標準,已到了不可思議的偏執的程度。也因此,友人偶而回台,台灣每一家餐廳他都覺得不乾淨。

  我問友人,是所有的日本餐廳都如此嗎?友人回答:日本人普遍愛乾淨,但這個老闆又特別極端。

  在日後的日本行,觀察日本人的乾淨,我發覺他們真的是超標準,世界其他的國家都很難與其相提並論,這個體會,讓我學到什麼是「高標準」的自我要求。

  通常社會上都有某一無形的共識,做到什麼程度是一般,什麼程度是「好」,什麼程度是「極好」,在沒有相互比較之下,我們很難知道自己的水準,也不會去追逐不易達成的高標準,但唯有高標準才能在激烈競爭中勝出,也才看得出誰真的特立獨行。

  高標準除了要注意每一個細節之外,還要忍受長期額外的付出,不只是體力、成本,也代表著精神上的堅持。要長期這樣做,個人信仰與價值觀上的偏執,又是核心的趨動力量,要有對高標準的偏執。 

  自我要求的「高標準」,是每個人工作品質的來源,而高標準是透過比較和學習得來,從日本居酒屋的老闆身上,我學會偏執的高標準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