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學二年級那一年,參加一個救國團舉辦的社團負責人訓練營,開訓的第一天,所有的同學分為三個區隊,各推選一個區隊長,再由三個區隊長,競選一位總隊長。我被推為區隊長,總隊長選舉前,有一場競選演說,每人五分鐘,我掉以輕心,沒仔細準備,竟然在台上「停電」三分鐘,說不出話來。總隊長沒選上不要緊,對我個人及區隊學員都是一件極為丟臉的事。

  其後的日子,可是難過極了,所有的人都認識我:那個在台上呆站三分鐘的「呆瓜」,大家想安慰我,反而讓我更傷心。想了幾天之後,我決定做一件事,來掃除這個不光彩的事件。

  結訓典禮的同樂會上,我把自己臉上畫了一個大花臉,上台表演小丑,反正就是放浪形骸,大鬧一場就是。在人前我因為「放不開」,而緊張、說不出話來,所以我用徹底的放開,來試煉、武裝我自己。我也演一次「特別」的鬧劇,來改變大家對我之前的印象。

  從此以後,我不再擔心上台說話。而這一次社團活動,也成為我大學生涯中,最難忘,也交了最多朋友的一次活動。

  我在活動開始時受到人生的重大挫折,但在結訓時,我「當下立刻討回來」,我不讓痛苦的回憶跟著我,也不讓同學只記得我的難堪,還要做些改變。

  在哪裡跌倒,在哪裡站起來,這是一般的說法。我的說法則是「當下,立刻討回來」。這個習慣變成我一生的信念。十年的記者生涯,讓我更加深這種想法,今天漏了大新聞,明天就要有另一則更大的獨家,討回顏面。這是信念,信念養成鬥志,鬥志化為工作方法,工作方法搭配執行毅力與決心,當我精誠所至時,通常都有機會「當下,立刻討回來」。

  「當下立刻討回來」絕不是以牙還牙,因為我們所受到的挫折,可能並非被對手打敗,只是我們自己疏忽、失常、失手。因此要討回來的並不是打擊對手,而只是自己重整旗鼓、重新出發,不要讓挫折的小螞蟻,侵蝕你的心靈、啃噬你的鬥志,讓你變成倒楣的失敗者,時時沉浸在挫折的悲傷、痛苦、自怨自艾中。

  不過「當下立刻討回來」的態度,並不一定能夠立即找到另一件事反敗為勝,也不見得一定能夠在短期內用另一個成功掩蓋挫折。重要的是要培養立即正面迎戰的態度,當你決定主動出擊時,你就不再是那個受挫折的倒楣鬼,我無法立即做出豐功偉績,但重點是要告別悲情,否則挫折、倒楣會蔓延、傳染,不立即「討回來」,你會變成「挫折連續犯」。

  醫治挫折的另一種療法是「忘記」,問題是如果沒有另一件吸引我們的事,我們又怎能忘記剛發生不久的挫折呢?因此「當下立即討回來」就是讓我們轉移焦點的方法;一旦焦點轉移,我們就會忘記挫折,迎向新的期待、新的未來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