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.柳宗元〈蝜蝂傳〉

蝜蝂者,善負小蟲也。行遇物,輒持取,卬其首負之。背愈重,雖困劇不止也。其背甚澀,物積因不散。卒躓仆,不能起。人或憐之,為去其負。苟能行,又持取如故。又好上高,極其力不已,至墜地死。

今世之嗜取者,遇貨不避,以厚其室,不知為己累也,唯恐其不積;及其怠而躓也,黜棄之,遷徙之,亦以病矣。苟能起,又不艾,日思高其位,大其祿,而貪取滋甚,以近於危墜。

觀前之死亡不知戒。雖其形魁然大者也,其名人也,而智則小蟲也,亦足哀夫。 

  這是唐代散文名家柳宗元的精鍊短文,全文從《爾雅》中紀載的小蟲蝜蝂說起。蝜蝂是一種擅長背負東西的小蟲,遇到東西,就會把東西背到背上,因背上不平滑,背東西不會掉,而蝜蝂背了很多東西,疲累不堪,也不停止,最後終於跌倒。遇到有人可憐蝜蝂,幫牠把背負的東西拿掉,而蝜蝂又繼續背東西,且越爬越高,最後終於力不從心,墜地而死。

  說完寓言,柳宗元筆鋒一轉,回到現實世界,當今社會中喜歡聚積財貨的人,遇財貨不嫌多,以厚實家底,從來不知過多的財貨會害己,等到財貨過多而被罷黜,被貶謫流放,受害很深。可是如果他能夠再起,又不改習慣,渴求高官厚祿,仍然持續貪取,而近於墜落的危險。

  柳宗元感嘆,這種不斷積聚財富之人,雖然其樣貌是個人,可是其智商就像個小蟲一般。

  雖然我個人對於財貨沒有很多的欲望,只要生活上夠用就好,也不至於慾壑難填的積極賺錢,可是在生活上也有一些與善負小蟲類似的現象。

  有一段時間,我喜歡上家具擺飾的陶瓷碗盤,經常要在古玩市場、生活用品店流連忘返。出國時,也一定要去逛市集,有時甚至為了逛市集,還會更改行程,多留一兩天,以致於家中陶瓷碗盤為患。家中的牆上、桌上都擺滿了,可是我仍習性不改。

  老婆是制止我的人,不斷告誡我,不可再買,因為家中已放不下,而且這種東西也沒什麼用,我先是虛與委蛇,而後繼續逛、繼續買,直到老婆生氣,每次逛街就緊迫盯人,在一旁制止購買,我才終於逐漸停止。

  人是個奇怪的動物,很容易養成習慣,小到生活上的行為,會不斷重複做一件事,如喝咖啡;大至人生、工作、生涯中也會有類似的習慣,最明顯的就是財富、名位的追逐,職位越高越好、財富越多越好,一直到職位超過自己所能為、到財貨超過人生需求之必要,而不知中止。

  一定要到災難發生,才後悔莫及,可是人一旦脫離困境,卻又追逐、積累如故。

  柳宗元的〈蝜蝂傳〉,可引以為戒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