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○一二年,世界沉淪了,歐債風暴陰影猶在,美國的財政懸崖勉強過關,日本則大舉印鈔撒錢,猛藥不斷,中國則處在世代交替的不確定中,人類世界的前途未卜。

 

台灣更是烏雲密布、弊案不斷,馬總統的清廉形象大打折扣,沉重的赤字、財政負擔,在二○一二年已成燃眉之急,執政黨的民調跌落谷底,民間消費縮手,市場景氣低迷,朝野交相指責,台灣進入空前的黑暗時代。

 

許久以來,我已埋首斗室之內,只求自己公司的安定發展,致力耕耘自身的一畝三分地,不問外界世事,我知道這是背離知識分子的職責。風聲、雨聲、讀書聲,雖仍聲聲入耳,但家事猶在,而國事、天下事,已盡可能在我心中抹去,不敢聞問、無力聞問。

 

並非我心已死,只是兩黨沉淪、社會對立、幾成不可破的僵局;人人各有立場,交相指責,台灣已無冷靜論述的空間,我只好求一己之安定,苟全性命於亂世。

 

但歷經了二○一二年的暴雨狂風,走過一甲子歲月,我的「小我」求全之道,真的能自我保全嗎?

 

不可以也不能!覆巢之下無完卵,理性告訴我,蒙起眼睛、摀起耳朵,台灣將繼續沉淪,船終究是要沉的。

 

我需要重新武裝,逃避不是答案,但是答案何在呢?我需要不同的思考,也需要不同的力量。

 

如果有一種力量叫希望,我就有動力走下去,不論四下如何黑暗,只要心中之火未熄,希望就在遠方,我就能改變,台灣就能變好。

 

我是靠希望走過一甲子,年輕時一無所有,希望帶我走到今天,也讓台灣開創了奇蹟。

 

如果有一種力量叫同心,我們就能團結,我們就可以匯成巨流。台灣人曾經不分你我,全力打拚,一致對外,我們才有今天。

 

只是好日子讓我們心思複雜,計較彼此,走上不同的路,統獨分歧、藍綠對立。

 

如果有一種力量叫關懷,我就知道世界不能只有我獨存,也不能只有我獨好。我們需要給別人溫暖,在寒風中,我們更要抱團取暖,因為台灣、世界都在冰雪中。

 

如果有一種力量叫善惡,那我們就能明辨是非,不會姑息養奸;如果有一種力量叫放下,我們就能捨棄成見;如果……。

 

二○一三年,我們每個人要抬起頭來,重新關懷台灣的未來,也需要新的思考、新的力量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