出國念書的小女兒一次回台,告訴我,美國教育與台灣最大的不一樣是——美國的老師都看好的,動不動就誇獎學生「做得好(Good Job!),不論同學做了什麼,都是Good Job!這讓她很有信心去做、去學。不像在台灣,老師及父母很少稱讚同學的好表現。

我自己檢討,我確實通常只看到不足,女兒考了九十分,問為什麼不是一百分,總是用好還要更好來要求,很少給予稱讚與認可。

其實這也是台灣職場的通病。據傳台灣代工教父張忠謀也是一個超級嚴厲的人,一個高階主管離職向他辭行時,問他是否肯定這位高階主管的表現,「我很肯定你啊!」張忠謀回答。原來這位高階主管在台積電工作這許多年來,張忠謀從未正面說過一句肯定的話。

「我也沒有罵過你啊!沒罵你就是最大的肯定。」這是張忠謀的說法。

如果這個故事是真的,那張忠謀是典型的中國領導者,對團隊要求嚴格,但缺乏正向的認可與稱讚。中國的工作者都是在高壓力的要求下學習成長,只能靠自我療癒,摸索老闆及組織期待的方向。這也是所有中國的領導者、父母親亟待學習的領域,要用正向的認可替代嚴格的要求,因為稱讚是領導者成本最低、效益最多的激勵手段,也是領導者彰顯公司價值觀及工作目標最明確的方法。

稱讚部屬其實不只是簡單的一句「做得好」,還有很深的學問,至少應包括三個不同的層次:

一、對明確的工作成果表示認可,當部屬完成一件工作時,給予正面的肯定與嘉許,這是最簡單的認可。

二、不只對工作成果表示認可,還對工作者的態度及方法給予肯定。例如:你把這個專案做得好極了。同時你在工作過程中表現出的耐性與堅持,實在令人欽佩,也值得所有團隊的人學習。

經過這樣的描述,可以讓被認可者明確知道組織所期待的價值觀與工作方法,讚許的誠意及程度提高了許多,讓當事人更加受用。

三、不只對工作成果認同,也兼顧態度及方法,更重要的是描述此一成果對組織所產生的影響及貢獻。例如:你做的這件事,不但有助全公司年度業績的完成,而且樹立了一個好的工作典範,讓整個團隊可以學習參考。

這三種不同程度的認可,領導者都要學會並替換運用。組織中一定充滿了對的事,領導者的認同與稱讚會導引出更多正確的作為,這也是領導者的天職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