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子:「五色令人目盲,五音令人耳聾、五味令人口爽、馳騁田獵,令人心發狂,難得之貨,令人行妨。是以聖人為腹不為目,故去彼取此。」

 

老子崇尚簡單生活,虛其心,弱其志,絢麗的色彩、紛雜的音樂、美好的口味、狩獵冶遊、稀有的貨品,只會令人目盲、耳聾、口爽、發狂、行妨。因此聖人但求生活溫飽,不追逐身外的誘惑。

 

這段描述是我年輕時的寫照,我曾經擁有許多花襯衫,平日正常而規矩的我,掩不住想放浪出軌的心情,偶爾穿穿花襯衫,聊以告慰滿足驛動的心。

 

到了燈紅酒綠的聲色場所,也難免隨之起舞,在熱鬧歡欣的音樂聲中,真希望每天都能過這樣的日子。

 

我也喜歡吃,各種宴會場合、山珍海味,應有盡有。剛開始時,十分享受,也習慣這種享盡美食的日子。

 

隨著生活的改善,我的心越來越野、欲望越來越大,看到別人所擁有的,遠超過我所能期待,我開始會有不平、有怨恨,會有遐想,想嘗試一些不正常的手段以獲得更多。

 

可是這種滿足耳目、口腹,令自己心發狂,不知不覺想要不擇手段討生活的日子,在我全心投入創業之後,幾乎完全戒絕了。

 

創業讓我投入了所有的金錢,因此我只能用最少的錢,過最簡單的日子,耳目口腹之欲幾乎完全戒絕。創業也讓我投入所有的時間和精力,我只能全心全意在工作中,完全不可能有任何的遐想。

 

對這種類似苦行僧的生活,我完全沒有怨言,因為在這之前,我曾經歷經目盲、耳聾、口爽、心發狂及行為行妨的日子,我認為人生是公平的,之前我過的是好日子,因而創業重回清苦的生活,這只是平衡。

 

可是日子久了,我逐漸習慣簡單的日子,因為我發覺在過去五光十色過生活時,我並沒有得到更多的快樂,以美食為例,當我每日山珍海味時,我的口味麻木了,任何好吃的食物,也就只是淡淡的感覺,要吃好吃的東西,口味只能越來越重。可是當我簡單的過日子時,我的口味變得極敏感,吃到稍微不同的食物,都美味異常。

 

因此當我創業稍微有成,手上寬裕之後,我仍然保持著過簡單的日子,但求溫飽而不追逐外在的聲色之娛,也不期待高價、稀有的貨品,這就是最大的生活滿足。

 

我曾經放浪,但後歸於平淡,才真正享受到人生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