臨江仙》~蘇軾

 

夜飲東坡醒復醉,歸來彷彿三更。家童鼻息已雷鳴。敲門都不應,倚杖聽江聲。

 

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?夜闌風靜縠紋平。小舟從此逝,江海寄餘生。

 

這是蘇軾貶謫到黃州時所寫,因烏台詩案而獲罪的蘇軾,此時深感人事無常、官場險惡,只能放浪行骸,借酒澆愁。

 

在一個深秋的日子,蘇軾在他蓋在黃州城東山坡上的草堂飲酒,夜半三更歸來,家童已睡鼾聲大作,蘇軾叫門不應,只好倚門聽江聲。此時蘇軾回想一生,百感交集,覺得一生都在為人作嫁,完全不能自立,要到何時才能擺脫為了功名利祿的勞碌奔波呢?此時夜深、風平、人靜,蘇軾寧願駕著小舟,漂浮寄情江海,從此度過餘生。

 

蘇東坡在歷經人生的低潮之後,只能寄情江海,以酒自我麻醉,但也感慨人生常常是為別人而活,無法真正做自己,駕一葉小舟,江海寄餘生,變成蘇東坡最後的想望。

 

這一闋詞中的兩句話:「長恨此身非我有,何時忘卻營營」,引發我非常深刻的感受,因為長恨此身非我有,我也常做此嘆。我的一身,非我自己能做主,一半是在工作上,時間完全由秘書安排,我只能照表行動;另一半屬於家庭、太太、孩子、親人,各式各樣的家庭活動也早已排定,我也缺席不得。因此此身非我有,一半是秘書的,一半是親人的,人生就是在羈絆中,過完一輩子。

 

長恨此身非我有,只是感嘆,並沒有想逃離的意圖。可是下一句「何時忘卻營營」卻是長存我心的「出走」想望。

 

每當我困在公司目標的完成、預算的達標、例行工作的執行而分不開身時,我會想著如何能忘卻這一切,擺脫這些現實的枷鎖,去過著自己隨心所欲的日子呢?

 

當我們被綁在工作中,有固定的角色要扮演、有責任要承擔、有目標要完成,這些都是壓力,也都是沉重的負擔,可是因為我們有欲望,對物質生活有期待,我們就不能不汲汲營營,被困在作繭自縛的網中,擺脫不了為生活的勞碌奔波,辛苦的為人作嫁。

 

我開始嘗試讓生活過簡單一些,對物質的欲望低一些,吃得更簡單、穿得很簡樸、用得更單純、生活得更平凡一些,那我就可以少一些對財富的算計,也可以少一些對名位的期待,這當然也就可以擺脫生活中的汲汲營營,可以多做一些自己有興趣的事,讓生活更快意一些。

 

我終於發現,何謂汲汲營營?凡是起心動念是為名、為利的行為,都會使人變得醜陋、變得小肚雞腸、變得心思複雜、變得沒有人味、惹人討厭。就從今天起忘卻名利,拋棄汲汲營營,重新找回真正的自我吧!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