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曰:「今有人日攘其鄰之雞者,或告之曰:『是非君子之道。』曰:『請損之,月攘一雞,以待來年,然後已。』如知其非義,斯速已矣,何待來年?」

 

這是孟子所說的知名寓言。有一個小偷每天偷鄰居一隻雞,有人勸告他:「這不是君子的行為。」小偷回答:「那我改成每月偷一隻雞,到明年,才停止偷雞。」

 

孟子的結論是,如果知道是不對的行為,就應該立即改正不再做,為什麼要等到明年呢?

 

當時孟子是與宋國的大夫戴盈之談論治國之道,認為老百姓之稅捐過重了些。戴盈之回說:「要立即免稅,今年還不可行,那就今年先減稅,明年再免稅。

 

這就引出孟子「知其非義,斯速已矣,何待來年」的說法。嚴格來說,政府施政,先減再免,有可能是迫於現實的可能結果,尚情有可原,可是之於人的為人處事,卻也常充斥著由日攘一雞到月攘一雞的情境,這就有仔細思考、檢討的必要。

 

我念書的時候,曾下定決心要學好英文,曾立誓要每日背五個單字,可是總下不了決心,老是從下個星期才開始,就這樣一個星期拖過一個星期,老是無法真正執行,最後總是不了了之。

 

後來進入職場工作,在工作中總會有一些我們喜歡做的事,做了立即會有成果,或比較有趣的事,這些都會變成我優先去做的選項。可是相同的,工作中也必然存在一些我們不喜歡做的事,這些事可能是極困難的事、我們正陷在艱難的處境之中、或者我們正面對難纏的對手,不容易打贏,再或者這些事可能是麻煩的事、無聊的事、無趣的事。這些類型的事,我都會不自覺的往後拖延,能不做就不做,能晚一點面對,就晚一點去做。總是要逼到最後一分鐘才不得不去面對,可是也因為拖延,往往問題越加嚴重,更難以處理。

 

這也是變相的「月攘一雞」,面對困難、麻煩的事,理論上要及早優先面對,才有可能有好結果,可是如果拖延不去做,這不就和「從日攘一雞,改為月攘一雞」一樣嗎?

 

「知其非義,何待來年」,指的是對不正確的事,要立即停止、禁絕、改正,不應等到明年。而面對工作上困難的事,也一樣要立即去做,不可拖延。

 

這種做喜歡做的事,延後不喜歡做的事,這可能是每一個工作中潛在的心理意識,自己可能不自覺,我也曾不自覺而拖延,一直到我嘗到苦果後,才發覺此一問題。因此我要自己立下了工作的優先準則:先做不喜歡做的事,先做麻煩的事,先做困難的事,這才逐漸免去拖延的毛病,做到「知其非義,斯速已矣,何待來年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