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九九四年九月,我出了一本書《一九九五閏八月》,描述中共可能攻打台灣,一時一紙風行,成為台灣人最關心的話題。

 一個老友不斷的打電話給我,約我吃飯,見面時,這位老友一臉憂心,問我「中共真的會打來嗎?」「如果中共真的動武,台灣會怎麼樣?」我告訴他,這只是那位作者根據資料分析所做的預測,真的世界會如何,誰也不知道,我不知道中共會不會動武,也無法判斷台灣未來的命運會如何?

我對這位老友的理解,他跟我一樣是個上班族,應該沒有存太多錢,如果海峽真的動武,其實他並無法有任何應變,只能留在台灣,與台灣共存亡。這是我分析外在環境的變動之後,對自己的應變措施,所得到的結論。

我自己分析,如果台灣真的淪為戰場,如果我有足夠的積蓄,那我就該及早移民離開台灣,可是如果我沒有足夠的錢,那我就什麼事也不能做,也不用做,只能在台灣,與台灣共存亡。我出《一九九五閏八月》的目的,就是說出了兩岸領導人如果各自堅持己見,互相挑釁,最後就有可能走到兵戎相見的絕境,出書的目的只是提醒兩岸領導人互相留餘地,不要擦槍走火,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,至於如果真的動武,那只有聽天由命!

當我想清楚這些結論之後,我就繼續安穩的過日子,不再為台灣未來擔心!

我把我的想法和這位老友分享,勸他不要為此擔心,但他仍然不能放下,愁容依舊,離開時對我的豁達仍然不以為然。

我發覺這世界上有許多人會對不可能改變的事情憂心忡忡,讓自己無心生活,無心工作,整天無所適從。

我也曾經如此,記者出身讓我對未來可能發生的事,有較諸一般人更高的敏銳與敏感,常常在想未來會怎樣,也因此常會杞人憂天,為未來感到憂心,甚至會影響正常的生活及工作,可是後來我發覺這樣子不是辦法,我必須找出更好的對應方式。

其中有許多次我所擔心的事並沒有發生,因此我的憂慮其實是不必要的。之後我又自己找到一個可以讓我自己安心的對應方式,那就是先假設如果最壞的狀況發生,我能做什麼事,然後預為準備,預先因應。只要做好因應作為,我就可以不要擔心。

可是在預想最壞的狀況發生時,我發覺我似乎也找不到任何可能的因應方式,我無法做任何改變,只能等待事情發生了,再見招拆招,甚至只能聽天由命。

當我遇到這種不能做任何改變的事時,我就知道我就算擔心受怕也沒什麼用,最典型的例子就是兩岸發生戰事,我既無錢移民,以趨吉避凶,也無法做任何事,讓這件事不要發生,那我就會不去想,不再擔心。

我們經常想太多,可是想了也不能改變任何事,那就不如放寬心,豁達一些過日子吧!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