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日報_170410-A14依附強權永遠喪失靈魂.jpg

春假期間,員工旅遊去了一趟埃及,第一個印象埃及是建在垃圾堆中的國家,二千萬人口的開羅,塵土飛揚、垃圾滿地;第二個印象則是一個令我百思不解的問題:為何曾經文明獨步全世界的埃及,現在會淪落至此?

 

埃及的導遊不斷地介紹埃及的歷史,分成三個時代:第一個時代是紀元前的法老王時代,那時的埃及有文字、蓋金字塔、蓋神廟,文化獨步全世界。其後是希臘羅馬時代的埃及,埃及被希臘羅馬統治,他們變成希臘羅馬人的人民。最近的一個時代是阿拉伯時代,他們接受了伊斯蘭教,成為阿拉伯國家。現在的埃及人說阿拉伯語,使用阿拉伯文字,從外表看埃及已變成道地的阿拉伯國家。

 

可是導遊卻驕傲地向我們自稱:我們是埃及人,不是阿拉伯人。

 

我內心的感受卻是:埃及人又如何?埃及人除了祖先留下來搬不走的金字塔、神廟之外,埃及人又有甚麼值得稱道的地方呢?

 

因此,那個問題:曾經獨步世界文明的埃及人,現在何以淪落至此?一直迴盪在我腦際!

 

我仔細查閱了埃及的歷史及相關書籍,並沒有得到比較權威的答案,我只好自己嘗試完成一個合理化的解釋。

 

我的解釋是:向強權低頭、依附強權,將永遠喪失自我、喪失靈魂。

 

法老王時代的埃及,文明獨步全世界,國力遍及中東、非洲,可是從亞歷山大征服埃及之後,埃及人就妥協、臣服於希臘,變成托勒密王朝,而希臘化;而後羅馬人征服埃及,埃及人又徹底羅馬化;再到近代,阿拉伯人統治埃及,埃及又徹底阿拉伯化、伊斯蘭化。金字塔時代,傲及全世界的文明,早就無影無蹤。

 

一個世政的民族,很容易向強權妥協、靠攏,而放棄自己的傳統,最終將會甚麼都不是,喪失自我,也喪失靈魂。

 

我不知道我的解釋是不是合理,但這至少是我自己的感受,我也自己覺得言之成理,當然我也自己有所啟發。

 

現在的台灣,許多人要走自覺的路,以「台灣優先」為中心思想,這是正確的思考,台灣人怎能不以「台灣優先」呢?可是台灣優先如果一定要去中國化,向日本靠攏,依附美國,這絕不是聰明的選擇,也不是可行、可長可久的路。

 

台灣人的血液中,流著孔子、屈原、關公、媽祖的血液,使用方塊字,台灣人多數是福佬客,如果真要去中國化,台灣人會剩下甚麼?

 

現在台灣瀰漫著一股傾日風潮:只要日治時代的一切,都是好的,懷念感激後藤新平,要復原日本留下的古蹟,復原不是壞事,但一味崇日,就似乎過火。

 

依附美國的保護傘又是台灣人的一個致命傷,台灣自決的思考的假設前提是美國一定會支持台灣、保護台灣,這又是一廂情願的邏輯。

 

商人川普當選美國總統,一上任說了許多瘋話,讓許多台灣人沾沾自喜,但商人川普當他仔細算計後,和習近平見面握手之後,一切又回歸正常,台灣只是美國收保護費的對象, 支持台灣只有在合乎美國利益的前提下才成立,台灣要想依附美國而自決,並不現實。

 

台灣要自決只有在實力上自主、自強,要讓全台灣人團結一致、上下一心建設台灣,有實力自主,靠自己自決。想投機的靠攏日本、依附美國是行不通的,埃及喪失自我就是明證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