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‧蘇軾 《水調歌頭》

 

落日繡簾卷,亭下水連空。知君為我新作,窗戶濕青紅。長記平山堂上,欹枕江南煙雨,杳杳沒孤鴻。認得醉翁語,山色有無中。

 

一千頃,都鏡淨,倒碧峰。忽然浪起,掀舞一葉白頭翁。堪笑蘭台公子,未解莊生天籟,剛道有雌雄。一點浩然氣,千里快哉風。

 

年輕時的記者生涯中,最記得是憑著年輕的浪漫正義感,挑戰當時社會中盛行非法斂財機構——地下期貨公司。我連續一星期,每天追蹤地下期貨公司非法運營、騙財的實況,讓地下期貨公司成為社會注目的焦點。

 

記得我寫到第三天時,採訪警政的同事告訴我:「現在警察都很討厭你,已經放話說,如果你發生什麼意外,他們不會特別保護你。因為你沒事惹出地下期貨公司的問題,害他們不得不辦。」

 

當時確實如此,地下期貨公司都是黑道在經營,而白道難免睜一眼、閉一眼,大家相安無事,只有無知的投資人被騙,而白目的我,竟然去捅這個馬蜂窩,難怪惹人嫌。

 

同事也勸我,適可而止,就別惹黑道了。年輕的我見不得不平之事,一意孤行到底,最後終於驚動到經濟部,出來正式開記者會,宣布嚴格取締地下期貨公司。

 

我的浪漫、白目的作為,終於有了回應。

 

我無法解釋年輕時的作為,見不得社會任何不平之事,總覺得這個社會天理昭彰,不信公理正義喚不回,而拿著筆當記者的我,更是社會的守門人,責無旁貸。

 

當時我就讀到蘇東坡這一闋詞,當我讀到最後兩句時,眼睛一亮,這不就是我的感覺、我的形容、我的寫照嗎?

 

從此「一點浩然氣,千里快哉風」變成我一生追逐信仰的境界。

 

蘇東坡由長江水面上的風雲變幻,感受到人生的無常,但無論如何的風狂雨急,狂浪翻天,可是人只要擁有至大至剛的浩然之氣,以不變應萬變,堅持自己的看法、想法,不為俗流所染,自然能享受一生吹拂的快意之風,不論任何風吹上身,我們都會覺得痛快瀟灑,覺得人生快意走一回。

 

人生在世,難免以自我為中心,任何事先把自己的利害計算在內,再來決定如何應對。而在利害難斷之際,難免取決不下,畏縮不前,甚至為了一己的利害,做出違背公理正義之事,這都是人性的艱難醜陋之處。

 

惟有無我、忘我,才能擁一腔浩然正氣,在波濤洶湧之中,御風疾行,享「一點浩然氣,千里快哉風」之樂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