鄒忌諷齊王納諫」||《戰國.策 齊策》

 

鄒忌修八尺有餘,而形貌昳麗。朝服衣冠,窺鏡,謂其妻曰:「我孰與城北徐公美?」其妻曰:「君美甚,徐公何能及君也!」……忌不自信,而復問其妾,妾曰:「徐公何能及君也?」旦日,客從外來,問之:「吾與徐公孰美?」客曰:「徐公不若君之美也!」……暮寢而思之,曰:「吾妻之美我者,私我也;妾之美我者,畏我也;客之美我者,欲有求於我也。」

 

身為媒體人,經常有文章刊登在媒體上,因此在公眾場合,有人一交換名片,看到「何飛鵬」三個字,就一副期待仰慕的樣子,「我們時常讀你的文章,」「我們從你的文章得到許多啟發。」或者「我們公司常影印你的文章給所有員工傳閱,」「我們老闆最喜歡你寫的文章了。」

 

每次聽到這樣的說法,我都渾身不自在,因為真實性不可知,真假莫辨,我只能微笑以對、稱謝,從來不敢把這些話當真。

 

有時候我也會故意測試一下這些話的真實性。「那最近看了我寫的那些文章啊?」有的人真的就會明確說出讀了哪些文章。但是十個有六、七個都只能支吾以對,顯然他們並沒有真正看了我寫的文章。

 

這就說明了一個事實,人在江湖,大家都選好聽的話說,大家會預測你的期待,而盡可能的說你想聽的話、喜歡聽的話,以取悅於你、以營造一種愉悅的氣氛。如果人家有求於你,那就更會處心積慮得對你說好話,而真正高明的人,還會把好聽的話說得雲淡風清,不露痕跡,以免引起你的警覺。

 

文人好名,我也必然,誇讚我的文章好,只能當場面話聽,絕不可以真的自以為是,而沾沾自喜,一定要有古人鄒忌的警覺性,不可以把好話當真。

 

《戰國策》的齊策中,記載了鄒忌諷齊王納諫的故事。鄒忌是八尺美男子,問老婆:他與城北徐公孰美?老婆說,鄒忌較美。又問妾:孰美?妾也說是鄒忌美。他還是不信,來了一位客人,他再問客人孰美?客人又回答鄒忌較美。後來徐公來了,鄒忌仔細看,自己遠不如徐公美,於是有所體會,老婆偏愛他、妾害怕他、而客人有求於他,所以說好話、取悅於他。

 

鄒忌於是把這個故事說給齊王聽,勸齊王不要只聽好話,齊王聽了果然廣開言路,納諫改過,齊國國勢大盛。

 

人生在世,不能只喜歡聽好聽的話,更應聽真話,每個人都有一些缺點,缺點一定要有人指正,我們才會知道,也才能改正,這時候要有人願意講真話,講我們不喜歡聽的話,而且我們聽了還要不生氣、願意聽、願意改,這樣才會進步。

 

否則人若沉湎於與「徐公孰美」的情緒中,永遠不會改變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