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人問我,打電腦用什麼輸入法?我回答:「秘書輸入法。」因為這一輩子還沒學會使用鍵盤,只能把文章寫在稿紙上,再交由秘書打字、輸入電腦。電腦是我一生的罩門,我永遠是個電腦白癡、電腦的門外漢。

 

只是上天和我開了一個玩笑,自從這世界有了網路,我所從事的內容生產行業,就與電腦結了不解之緣,數位化成為內容產業的未來,已經有近二十年,我每天要與電腦奮戰,只是到現在為止,我仍然是個不會使用電腦的人。

 

我不會使用電腦,但我不能不懂電腦,我的團隊必須大量使用電腦,所以我不能成為電腦的門外漢。我必須隨時隨地強化我的電腦相關知識。

 

我經常會問一些奇怪的問題:IE是什麼?XP是什麼?作業系統是什麼?程式語言是什麼?HTML5是什麼?我的同事隨時都必須回答我不可思議的奇怪問題。

 

我也必須隨時跟上時代的腳步:雲端運算能做什麼?LBS能做什麼?大數據有什麼用途?我幾乎讀遍了所有相關的書,讓我自己變成一個能趕得上時代腳步的人。只不過我仍然是一個完全不會使用電腦的人。

 

說我不會使用電腦,並不完全正確,我只是不會打字,但我可以用手寫輸入,只是很慢。我會使用行動載具,因為行動載具有很簡易的使用介面,專門給不懂電腦的人使用,也因為這樣,我勉強跟上了時代的腳步。

 

這是我一生的工作習慣,對某一項知識,我可以是外行,但是我不能不了解這項知識如何改變世界,也不能不了解這項知識能做什麼?對某一項專業,我可以不會,但我不能不了解這項專業的用途及基本原理,因為我的工作、我的公司可能必須用到這項專業,那我就必須了解這項專業的基本知識。

 

我隨時都在學習可能用得著的「備用智慧」,就像我理解電腦一樣,我隨時隨地問各種入門而不可思議的電腦問題,然後根據對方的回答去理解,並變成我能使用的一部分。

 

人為什麼會受限?因為我們遇到不會的事就認定這是不會的事,就拒絕去理解、去學習。或者遇到不懂的事,就認定這是未來用不到的知識,因而不用學習,那這些領域,就變成自己永遠的禁忌,也變成自己不可能改變的缺憾!

 

我假設任何知識,都可能是未來用得著的「備用智慧」,我會掌握任何可能的情境,隨時隨地、或多或少學一點。只要有機會,我都會問問題,然後記住這個問題的答案,這都有助於我未來更深入理解整個問題的全貌。

 

這是我知識廣博的起點,因為我隨時隨地學習可能的備用智慧。而對於可能用得著的智慧,我更是努力的深入定向學習,至少要做到:不會用電腦,但對電腦的知識絕不陌生!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