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日報-171218_A17從家國憂鬱症逃離.jpg

這是我4年多以來最後一篇「蘋中信」專欄,我真的不能再寫了,從一年多以前,我就下決心要從家國的憂鬱症中逃離,現在我終於成功了!


4年多前,剛開始接受蘋中信專欄寫作時,心中是蠻興奮的,因為有機會再重拾我對台灣社會的關懷之心,每兩周對台灣的家國大事提一次建言,我盡其可能的把心中所想的,化成文字,和所有人一起分享台灣的未來可能。


可是寫著、寫著,這樣的興奮逐漸變了味;先是不知所措,因為每兩周,我要下筆寫專欄時,我都要仔細檢視台灣這兩周所發生的人、事、物,我經常發現,值得寫的題材太多了,台灣發生的問題太多了,而我只能選擇一件事評論,這真是杯水車薪,對台灣完全無濟於事,我開始不知所措,不知從何下筆。


接著我開始感受「狗吠火車」的無奈,許多時候,我針對十分明確的議題,提出十分明確的建議,也獲得大家廣泛的認同,可是這個社會完全無動於衷,繼續照著他的步伐前進,毫無改變,我明白、一個人、一枝筆、一篇文章,不可能讓社會改變,那我還要繼續寫嗎?做那個知其不可而為之的孔仲尼嗎?
 

我還是決定繼續寫,心中總有「不信公理喚不回」的呼喚!可是當我繼續寫著、寫著,一股濃濃的家國憂鬱卻逐漸迎面而來。

每當我兩周一次為了寫專欄,每每重新檢視台灣的現況,台灣政府的荒腔走板,經常讓我感嘆:只要沒有壞消息,就是好消息。整個社會在溫水煮青蛙中逐漸沉淪,大多數人無動於衷,少數人無奈,也無所作為,而我是那個看得到問題,也知道危機正在逐漸迫近,可是卻看不到任何解決可能的人,就這樣我得了「家國憂鬱症」,擔心台灣的未來,擔心台灣的沉淪,而兩周就要重複一次。


有時候家國憂鬱症有很清楚的病因:如政府強行通過了數千億的軌道特別預算,我心中認定這錢是打水漂了;又如台電突來的大跳電,全台灣都陷入黑暗的恐懼中,我知道穩定的電源都可能不存在了;再如因為一個國艦國造政策,台灣的銀行被騙了數百億,而且所有的當事人都消遙法外,台灣幾乎每周都有驚奇,荒唐的程度,令我們嘆為觀止!
 

有時候家國憂鬱症的病因十分無奈且好笑,為一例一休,可以動員全國上下,紛擾一整年,莫衷一是,這說明了台灣已完全喪失了理性思辨的能力,而政府也無能力實事求是、對症下藥。而對台灣的低薪問題,也找不到兇手,所有的人都相互推諉,沒有答案。


1年多前,我就發覺因為要寫專欄就會犯家國憂鬱症,且每寫一次,我也就證明一次,台灣社會永遠停在原地,不可能改善,致使我的家國憂鬱症更加深幾分。


停止寫作蘋中信,或許是立即有效的治標之法,從此我就可以免於每兩周一次檢視台灣的習慣,可以不再周期性的陷入家國憂鬱症。可是如果午夜夢迴,當家事國事天下事一起湧上心頭時,那就隨他去吧!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