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兵退伍那一年,我找了三個月的工作,始終沒有結果。一直到十一月中,一個在國泰人壽上班的同學告訴我,國泰人壽要招考一批外勤輔導專員,基本上有大學畢業都會錄取,尤其我念的是說得出口的大學更沒問題,問我要不要去試試看。

我想了一天,就下定決心去報考。理由很簡單,我媽媽辛苦供我讀完大學,就是指望我早日就業,有一份工作、有一份薪水,好讓她安心,也貼補家用,這是我當時最「該做」的事。雖然保險業並不是我喜歡的行業,也不是我「想做」的事,可是這份工作卻是當時我唯一找到「能做」的事,因此在「該做」與立即「能做」的考量下,我去當了壽險公司的輔導專員。這是我暫時的棲身之地。

做了半年多的輔導專員,遇到《工商時報》創刊,我就去報考記者,並順利考上,我終於做了「想做」的事。

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,從「該做」、「能做」的事開始,慢慢等待機會出現,再邁向我「想做」的事。我的人生中,不斷重複這樣的過程,當「想做」的事還沒出現或尚沒機會成真時,我總是先做「能做」的事、「該做」的事,再等待「想做」的事出現。

人生的每一個時刻,永遠有當時「該做」的事,當我畢業時,「該做」的就是有一份工作、有一份薪水,讓媽媽安心。只要我一天沒工作,我媽媽就會擔心,在我找工作沒著落的那三個月,她雖不說話,但我能充分體會她的憂心,所以當時我最重要的事,就是有一份工作,這是做為「人子」必須盡的責任,為了履行「該做」的事,我幾乎毫不考慮就考了國泰人壽。

當然那份工作也是我當時唯一「能做」的事,那我還有什麼好選擇的?

如果我一味追逐「想做」的事,就要冒著長期失業的風險,因為我想做的事不知何年何月何日會出現,可能是幾個月、半年,也可能是一年;而這漫長的等待,我除了憂心,情緒低落之外,還會消磨掉志氣,讓我喪失信心,那就更難找到工作了。

而在我的工作生涯中,我也常常歷經想做的事時機未到,只能慢慢等待。這時候我「該做」的事,就是做好眼前「能做」的工作,或許眼前「能做」的事效益不大,可能也很無趣,可是我不能為此怠慢,仍要全力以赴,因為這是我現在「該做」及「能做」的事。

「能做」與「該做」的事是學習,也是磨練,更是累積每個人的人生歷練。如果我們因為找不到「想做」的事,而自怨自艾、蹉跎時光,停在原地不做任何事,就只是浪費生命。

我見到許多年輕人找不到「想做」的好工作,就不做任何事,這絕對不是正確的選擇,應先盡「該做」的責任,從「能做」的事開始吧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feipengho 的頭像
feipengho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