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朋友,在一家知名的集團企業工作,有一次對外談到一筆生意,他自認為得到非常有利的條件,肯定會得到老闆的認同,沒想到這位雄才大略的老闆卻把他罵了一頓,認為他沒得到公司想要的條件,要求他重談,並開出了非常嚴格的條件,要他談不成就別回來。

 

這個朋友非常生氣,認為老闆根本就是「蠻橫不講理」,可是沒辦法,也只好試試看,最後當然不可能談成,可是還是在原有的基礎上,得到一些優惠。

 

一個編輯,從其他的小公司轉任,談起他在這家小公司的經驗:老闆告訴他,公司很小,要他自力更生,無論如何每個月一定要出五本書,公司才能生存,當時這位編輯初入行,也不知合不合理,只好接受。他想盡各種方法去做,還真的達成了公司設定的要求。

 

我還認識一個大集團的部門高階主管,他是出了名的「蠻橫不講理」,只管發號施令、下達任務,要求部屬達成。整個團隊叫苦連天,但也無可奈何,只能接受。可是在這樣的高壓管理下,這個不講理的主管也一直保持良好的業績。

 

這三個案例,對我而言都不可思議,與我的領導風格不合,我不會這樣做、也不敢這樣做。可是長久思考之後,我覺得我是錯的,我應該努力學習如何蠻橫不講理。

 

我的問題在於,我所有的指令,我一定思考其可行性,一定要確認其可行,而且我的團隊有把握執行,我才會要求部屬。否則這就是強人所難,也就是蠻橫不講理。而我自己過去又最討厭這種霸道的主管,因此我的指令一向合理。

 

可是合理可行的事,通常沒有太大的想像力,執行的難度不高。工作成果也就難以彰顯。再加上因為我的講理,工作過程中,如果遇到困難,部屬向我陳述請求寬限時間或降低目標時,我很容易諒解、接受。這當然導致工作成果打折扣,而團隊也因為我的「仁慈」,很容易從困難中解套,剝奪了他們挑戰危機、磨練心智的機會。

 

雖然我贏得了講理的聲名,可是某些程度一定犧牲了績效、拖延了時間、公司資源的使用,也相對沒效率。

 

我嘗試提出不合理的要求,也嘗試不聽部屬的訴苦,要他們「誓死」,限期且不打折扣的完成任務。適度的「蠻橫不講理」,對主管而言是必要的。

全站熱搜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