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-200809A12坦白承認「絕對權有絕對腐化」吧.jpg

一家超大型國營事業的董事長接到某黨政大老的電話,推薦一位曾當過國會助理的人,指名要當該公司副總級的職位。這位董事長處事謹慎,先到處打聽這位助理的風評,得到不是很正面的結論,再加上其政治資歷也不足,所以就婉言回絕了。

 

幾個月後,這位董事長又接到另一位該黨從政官員的電話,也是推薦同一位助理,這次要的職位低了一些,要的是這家國營事業所屬子公司的董事長職位,這位接獲關說的董事長因為在該黨政中也有一些背景,就硬著頭皮又拒絕了。


一家國營銀行的總經理,接到一位人氣很旺的地方首長電話,要替他所轄縣市的一家企業關說貸款,金額高達數億元,但這家企業虧損累累,之前已被幾家銀行拒絕。這位總經理比較會做人,打了點小折扣,也就放貸了。

 

另一家國營事業接到一家新成立的小公司要來販售贈品禮盒,理論上這家國營事業根本不可能考慮,但是這家小公司的介紹人是黨政當權大老級人物的助理,暗示了這家小公司是與該位大老關係很近的晚輩開的,希望國營事業多少給一點面子,因為得罪不起,這家國營事業就買了一批禮品,價值約1000萬元至2000萬元,做為員工福利。


另一位中央政府局處級的首長,接到一位立法委員的關說,說他的姪兒就在他的單位任職,看看能不能找機會給他升個主管缺。


以上這些現象,就是現在台灣政壇的新常態,這樣的戲碼幾乎天天上演、無日無之,由於所有的運作,都是私下進行,這些事業只在熟悉內情人士之間口語流傳,除非爆出了弊案,否則不會公開。


這次檢調單位因期約收賄弊案聲押了數位立委,橫跨三黨,這是極特殊的案例,也引發了在野黨對執政黨的「絕對權力,絕對腐化」的批評,相較於小英總統所提出的「清廉、勤政、愛鄉土」的訴求,對執政黨而言是一個極大的諷刺。問題是以前述的各種實例來看,未來發生各種貪污弊案,幾乎是必然的結果。所以小英總統的「清廉」訴求,極可能是緣木求魚。


我們大可相信小英總統的清廉訴求是真心誠意的,富家女出身的小英總統,對金錢應可免疫。問題是她管得動如脫疆野馬般的民進黨派系嗎?深居府中的她,又如何能理解政治底層運作的實務呢?清廉的口號又如何抵得過每一個個人的利慾薰心呢?如果民進黨及小英政府沒有積極的系統化作為,要清廉恐怕很難。


如果民進黨真有心清廉,最徹底的做法就是承認「絕對權力,絕對腐化」的事實,承認自己是經不起誘惑的政黨(有政黨經得起誘惑嗎?),在這樣的前題下,去訂定各種防弊措施,才有可能向清廉靠近。

 

小英總統更應該昭告周知,只要發生弊案,民進黨絕不護短,請司法人員可以放手辦案,毋枉毋縱,這樣才能讓全民放心。


想改善缺點,就是要先承認自己有缺點;想真正清廉,就要先承認自己經不起誘惑,才有機會自我節制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