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210222_A15撕裂的美國,發生了什麼事?.jpg

印象中的美國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,也是一個講法、守法的國家,更是一個社會階層可以自由流動,底層的人民只要靠自己的努力,就可以出人頭地、成功致富一個「美國夢」的人生樂土。可是這樣的印象,在去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中,卻徹底改變了。

川普的選民不肯承認選輸走上了街頭,川普本人更是以激烈的言論火上加油,激化了抗爭行動,全美國呈現了一個撕裂的社會,差一點動搖了美國的民主法治。全世界民主櫥窗的美國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我們又將如何看待美國的未來。

暢銷書《正義》的作者,哈佛教授桑德爾最近出版了一本新書《成功的反思》,說出了一般人看不到的隱藏現象:2016年的美國總統選舉,川普拿下了三分之二沒有大學學歷選民的選票,因而贏得了選舉,而執政4年以來,川普讓美國重新偉大口號及作為,也成功收割了美國社會的中下階層的憤慨與不滿,使他在2020年的選舉中,也成功的拿下了近50%的選票,雖然以些微的比數落敗,但不滿的情緒,已徹底撕裂了美國和諧的社會。

根據桑德爾的研究,美國底層民眾的民粹主義盛行原因,是過度扭曲的績效主義(meritocracy),所導致的社會階層流動停滯,貧富不均,工作失業,使許多的底層民眾開始對抗菁英的統治,促成了現在我們所看到的美國亂象。

其實績效主義並沒有太大的錯,它主張每個人只要努力就可以成功,而且依據成績、績效、功勳等表現,給予不同的敘獎,並給付薪酬。績效主義著重依結果敘賞,因自己的努力而得到較高的報酬,到這裡為止,績效主義完全合理正當,這也是現代企業經營管理的基本原理,每一個企業都在進行績效考核,也按照績效敘薪。

可是接下來績效主義的進一步推論,就出現了偏差,績效主義認為每一個人所得到的高薪、高酬勞,都是因為自己的努力所得到的,所以這樣是「應得」的,而自己得到的成功,也是「應得」的,其他人沒能得到同樣的勳獎報酬,這也是應該的,因為他們的能力與努力不夠,他們不能怪任何人,只能怪自己。

這個社會上的高薪與低薪,成功與失敗,一線之間隔出天堂與地獄,更嚴重的是:低薪者與失敗者還要忍受社會上異樣的眼光,因為你是一個「不好」的人,不努力的人,所以你只能得到這樣的對待。

低薪與失敗的人,不只要承受實質的痛苦,更要接受精神上的折磨,這是最大的煎熬。

問題是績效主義培養出來的政治菁英們,他們又推動了許多有問題的政策:例如巨大的貧富差距,從1970年到2017年之間,美國企業的CEO的平均薪資從一般員工的30倍,成長為300倍,再如自由貿易的全球化,更加惡化了弱勢勞工的就業機會,使他們淪為失業的一群。又如美國政府縱容華爾街的銀行家為所欲為、高薪厚祿,出了事卻等待國家救援,這是為什麼會出現反華爾街的運動……。

美國的民粹風潮,雖未必也是台灣的問題,但績效主義下所衍生的「成功者應得的傲慢」,卻值得台灣所有上位者與成功者仔細反思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