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_210406A14_鮭魚世代我們不願面對的真相.jpg

一家日式壽司餐廳,舉辦了名字中只要有「鮭魚」2字,就可以免費吃壽司的活動,引起了台灣年輕人的集體動員,數以百計的年輕人紛紛改名為「鮭魚」,以去享受一頓美食。整個鮭魚改名運動沸沸揚揚鬧騰了一整個禮拜,也引來了社會上的衛道之士重重的批判。

有人認為這些年輕人太容易起哄了,有人發起就有人一窩蜂投入;也有人認為這些人都沒有正事可做了嗎?為什麼集體去做這麼無聊的事;也有人說這些年輕人太貪小便宜了,一盤鮭魚才多少錢,竟然大動干戈改名,是不是太小題大作了;更有人說這些年輕人太不尊重父母親了,名字是父母取的,怎麼就為了吃鮭魚就輕易更改了……。

我的辦公室中年輕人很多,更不乏90後、00後的年輕人,而我平常接觸的也有許多都是90後的年輕人,我總覺得他們是異於常人的一群,他們的生活方式、個性、行事作為,都與70後、80後有極大的不同,我無以名之。這次遇上鮭魚事件,他們正好都是90後的年輕人,鮭魚事件也完全彰顯了他們的特質,稱他們為「鮭魚世代」,也相當吻合。

掀起鮭魚之亂,大都是25歲以下的年輕人,他們是1995年之後出生的世代,也是網路進入人類生活的年代,所以他們更是道地的網路原生族,他們的行為活在網路世界史,也活在社群媒體中,他們是最容易被網路動員的世代。任何事件他們很容易一呼百應、風起雲湧,鮭魚事件正是網路媒體動員的結果,大家一起去做一件事,是他們習慣的事,至於這件事的是非對錯,反而不是他們最重視的事。

他們也是相對低薪的一代,在大台北都會區,他們還有機會領到28K30K,到了中南部,他們可能只能領到25K,這樣的收入應付日常的開支,可能已經捉襟見肘,不太有機會去享受豪華的一餐。有機會能夠享受免費的壽司大餐,當然是難得的經驗,怎能放棄?至於是否會招來貪小便宜的批評,也就無關緊要了。

鮭魚世代也是充滿了猜疑恐懼的世代,他們從小就活在台灣是個低薪的社會,是個缺乏工作機會的社會,是個未來前景不明的社會。我去一所高中演講,他們的問題環繞在未來如何找工作?未來如何準備?他們極度擔心進入社會之後,會被社會所淘汰。

鮭魚世代也是缺乏遠景,缺乏工作目標的世代,一旦進入職場,雖然領的只是區區的28K30K,但是卻經常加班,變成社畜,只是一個苦命的工作者,他們 努力卻不太有機會改變他們的命運,也不太可能造成社會階層流動,他們有的是不平,有的是怨氣,鮭魚之亂只不過是他們在壓力之餘的一項娛樂而已。

他們也是得過且過,偶而尋找小確幸的世代;低薪、缺乏目標、缺乏未來遠景,他們的日子只能得過且過,然後偶而在生活中尋找小確幸,免費的鮭魚,當然是生活中的調劑,更是難得的小確幸,改個名,只不過是費點工夫而已!

了解了這些鮭魚世代的內心世界後,我們還忍心批判他們嗎?低薪是他們的錯嗎?缺乏遠景、缺乏未來是他們的錯嗎?導致他們猜疑恐懼是他們的錯嗎?

都不是他們的錯,錯的是型塑這個社會的政府,錯是型塑現況的上一代,錯的是現在社會中的既得利益者;50歲以上的財富及資源擁有者,我們都不應該要痛下決心檢討嗎?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