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我遇到一個極為創新的出版計畫,要出版一套售價近新台幣十萬元的典藏級藝術出版品,這是極高端的出版領域,世界上只有極少數業者經營,這離我們熟悉的出版領域極為遙遠,而其客戶群也是極稀少的頂級蒐藏家及圖書館,更是我們從未接觸的對象,理論上對這個出版品項,我們應看看就好,不應真的付諸實現。

可是琢磨再三之後,我決定試試看,理由很簡單,我們熟悉的通俗出版品每下愈況,未來前景不明,如不開發新領域,即將面臨死胡同,所以就算有風險,也要勉力一試。

有一次,我和團隊談起這套出版品,我感慨的說,為什麼你們對創新的品項都不敢嘗試,非要我下決定才肯做呢?

一個主管回答我:何先生,你不知道原因嗎?因為只有你才有犯錯的空間,我們每一個團隊,每天都要追逐業績,只要犯任何錯誤,可能就達不到預算目標,所以我們只能做我們看得懂,絕對有把握的事,對一些創新的想法,我們並非沒有,只是都只能想想,可是想到風險,最後都只能放棄!

這句話宛如當頭棒喝,打醒了我一直沒想到的真相:創意、創新許多人都有,但是創新的執行,必須要有容錯空間,否則無法實現。

以我下決心做這套典藏級藝術出版品為例:總經費近兩千萬,如果銷售不如預期,可能就會有逾一千萬虧損。如果這個災難真的出現,這虧損是我能負擔的。換句話說,我有超過千萬的容錯空間,所以敢嘗試這套典藏級藝術出版品的創新。

而我的團隊們,每個人身上都有業績目標,每個人每年都在追逐預算,他們需要小心翼翼的認真工作,才能完成公司交付的任務,對於有風險的創新,通常只能看、只能想,但卻不能做、不敢做!

我開始檢討我過去每年的預算編列策略:我一向引以為傲的是對團隊實力的理解,對每一個團隊,我都會很仔細的評估其能力,每年可以做多少業績、賺多少錢,再酌量加一○%到二○%,說服主管接受此一有難度的業績目標,我很驕傲我能把團隊的業績推升到極致,這是為什麼我的團隊每年都要努力追逐業績的原因。

可是我自以為是的推升業績的方法,卻阻斷了所有團隊創新的可能。

我決定對那些業務已進入成長高原期的團隊,亟需創新來改變現有生意模式,不再擠壓他們的預算目標,酌量降低獲利預算,並明白告知其主管,預算降低,是留給他們推動創新的容錯空間,並要求他們每年都要推動一、兩項明確的創新作為。

至於那些仍在高速成長的團隊,我就不會保留創新的犯錯空間,因為他們的生意仍未老化,只要加足馬力,全力衝刺即可!

創新並非憑空可得,要有容錯空間,創新才有可能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