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已經在公司中服務近二十年的銷售人員,近幾年業績每況愈下,一年不如一年,我要求相關主管限期改善,歷經一年後,仍無具體成效,主管向我請示,希望我再給他一年的時間調整。

我問主管為什麼?主管告訴我,因為這位銷售人員從年輕就進公司,過去也曾有不錯的表現,只是現在年紀已大,力不從心,公司對這種曾有貢獻的員工,應多一些耐性、多一些情義,再給他一次機會。

對這個理由,我欣然同意,因為對團隊成員,絕非現實的用過即丟,而應該多一點理解與諒解。

可是一年之後,情況依然沒有改善,我們又一次面對這個員工的問題。我要求將他轉為薪水較低的內勤行政職,如果他不同意,那只有優退資遣一途。

他的直屬主管仍有猶豫,畢竟已和他共事十餘年,要資遣他這是一個很困難的決定。

我無法同意這是「無情無義」的做法。我告訴這位主管:我們是不是已經盡其所能的協助他調整工作方法、工作態度?我們是不是也已經花了前後三年的時間,讓他去改善工作績效?我們是不是也嘗試讓他轉變工作內容為較容易勝任的內勤行政職務,而他又不肯屈就?

當我們已經做了這麼多事,這已是公司對一個資深員工的情義,只是當一切努力都無法改善時,公司也必須決絕的做該做的事。

資遣他是不得不然的抉擇,更何況在公司決定資遣之時,我們又考慮到他已有近二十年的年資,離二十五年的退休規定已經不遠,因此我們決定給予優退,以接近退休的待遇來讓這位員工離職。

這件事終於順利落幕,只是公司多花了一些錢,我們是用「有情有義」的方法處理「無情無義」的事。

身為領導者難免會面臨必須無情無義的痛苦決定,這時絕對不可以退縮、絕對不可以心慈手軟,不可以有一念婦人之仁,因為只要一退縮,組織的紀律、倫理可能蕩然無存,也會引發組織內劣幣驅逐良幣的惡性循環。

此時如果能在方法、手段上從情義面思考,盡可能在金錢的補償、時間的遲延以及名義上的說法,給予較柔軟溫馨的做法,相信可以讓當事人減少一些為難,也顯示公司照顧員工的態度。

如何在「無情無義」之中兼顧情義,是每個領導者必備的柔軟心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