佐世保,日本最重要的海軍基地,一九○五年日俄戰爭日本聯合艦隊的誕生地,小時候讀的地理課本就說這是一個小島林立、港闊水深的最佳軍港。 

 即將年屆耳順之年,我才有機會造訪這個海軍戰史上的名城,不是為旅遊,而是在港邊的球場,與日本的球友打了一場「紅褲子」(六十歲以上的球友著紅球褲)的橄欖球友誼賽,以球會友,輸贏其次,重點是享受了我人生中即將逝去的「蠻橫的破壞力」。

  即將六十歲, 還打橄欖球, 朋友笑我不要命, 同事勸我別逞強,老婆倒還冷靜,她知道反正也管不住我,只好任由我去。而我自己很清楚,人生最快樂的事是極速而行、探索無限可能、率性而為、快意恩仇。但我不敢用人生快意而為,而橄欖球就是我恣意放縱、率性而為、享受蠻橫破壞力、享受瘋狂的對抗。只是現在年華不在,所以我是用「打一場賺一場」的心情,試圖抓住快意人生的尾巴。 

 每當有人問我,橄欖球好野蠻啊,不是很容易受傷嗎?我很想回答, 社會上不是更無理、更野蠻?更弱肉強食?哪一個人不都是一身傷痕?每當有人問我:橄欖球不是很危險嗎?我很想回答,行船走馬三分險,橄欖球受傷的比率雖然比其他運動高一些,但至少我們享受了橄欖球的瘋狂、衝擊、張力,也享受了所有真實世界所不敢做的大膽行為,若因此受點傷,也是值得的。 

 「蠻橫的破壞力」是我在橄欖球中學會的能力,力量、重量、速度、技術、團隊是橄欖球致勝的核心要素,可是我們常常會遇到力量、重量、速度都不如對手,可是我們不會因此就放棄、就投降,這時候「蠻橫的破壞力」就變成決勝的關鍵。 

 「蠻橫的破壞力」的核心力量是鬥志,防守時不管對手力量有多大,我都要在這裡把他擋下來,不能讓他突破我的防區。進攻時,不論遇到任何處境,我都要誓死保護球,讓我方的攻勢不能中斷。 

 「蠻橫的破壞力」的另一個核心要素是紀律及自我要求,不論自己的體能條件如何,我都要不斷的練習,強迫自己去挑戰能力的極限,只要投入,我可以感受到自己力量的改變,「蠻橫」指的是自我要求的蠻橫,要求自己去做原本做不到的事,而當自己達到原本不可及的境界時,對外的破壞力就出現了。 

 遺憾的是, 隨著年紀的增加,我的「蠻橫的破壞力」正在逐漸減小,這是為什麼我這麼珍惜現在能打的每一場球的原因,明天這種享受可能就離我而去了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