執掌公司內道德天平的老闆,對不當財富免疫不良,整個組織也就跟著免疫不良。結果就是道德惡質化,整個組織向下沉淪,逐步走向衰亡。台灣的股票市場中,有一些股票是大家都認為不能投資的,因為這些公司的老闆,以買低賣高、坑殺投資人出名,因此投資圈都知道要遠離這些地雷股。


而這些股票中,又有一家老牌上市公司最令我印象深刻,這個老闆一向以現實與快狠準出名,他自稱「形象不重要」,公司實力最重要。


他也是出了名的什麼錢都要賺,只要能獲利,大小不拘。公司買大樓,他可以拿大回扣;公司買設備,他則要中回扣;公司登廣告,他也江海不擇細流,小錢也可。後來公司變大了,他因為管不到小事,所以「抓大放小」,但是市場上也都知道,這家公司的股票千萬不能碰。 我非常好奇,像這樣的老闆,如何帶領公司、經營公司?




為上貪婪、為下貪污,組織沉淪由此始




我仔細觀察,發覺他的員工每個人都戒慎恐懼、小心謹慎,因為老闆太瞭解「市場行情」了。可是,表面上沒有人敢在太歲頭上動土,每個人都清廉自守,在精明的老闆手下,收回扣搞錢絕對不是聰明的舉動。


但事實是這樣嗎?當然不是。在這家公司規模尚小之時,老闆的親力親為,精明過人尚夠用;但後來變大了,情況就改觀了。


老闆管不到所有的流程、所有的環結,結果是,所有的主管都「靠山吃山,靠海吃海」,群起效尤,大主管收大錢,小主管收小錢。表面上公司仍然要求員工要廉潔,但是公司上上下下各有好處,偶而有一、兩件事做得太離譜了,也有主管被處罰,但公司內貪婪的氣氛與結構依然不變。


這是一個「上下交爭利」的公司,不論景氣好壞,對股東交出來的成績,最多就是食之無味的雞肋式的獲利。


這個案例,我感受到的不是公司內是否廉潔的問題,而是老闆對公司、員工以及組織文化的影響。


有貪婪的老闆,就會有貪污的員工,老闆的道德標準是員工道德標準的上限,尤其是在道德操守上,老闆的所做所為,絕對是公司每個人的「榜樣」!


大多數這種貪婪老闆,是絕對不會容忍員工占公司便宜的,因此他們自己在偷公司的錢時,通常會極為隱祕,務期最少人知道,而知道者也都是親信。問題是,夜路走多了難免會遇到鬼,再加上出賣老闆的通常都是親信,日子久了,老闆的所做所為,全公司絕對都知道,只有老闆仍以「國王的新衣」自欺欺人。


而當老闆的道德操守與貪婪面目被員工認知之後,組織內「道德愛滋病」就發作了。執掌公司內道德天平的老闆,對不當財富免疫不良,整個組織也就跟著免疫不良,最後的結果,就是道德的惡質化,整個組織向下沉淪,逐步走向衰亡。這就是「貪婪老闆,貪污員工」的道理。




能避則避、能分則分,清廉形象求自保




問題是,大多數的老闆未必像前述上市公司一樣,道德低下、唯利是圖。但仍有許多模糊的界面,如果處理不當,仍會使老闆被誤解為貪婪與貪污。


這些模糊的界面,可分為兩大類,一類是利益迴避,另一類是小事的公私分明的態度。
有一家知名的台灣保險公司,由於業務寵大,各種保單、宣傳品等印刷品的數量繁多,這就是一筆極大的生意。長期以來,這個印刷生意都是由老闆的親家在把持,每一個人都知道這是禁地,沒有人會去追問其中詳情。


這就是一個明顯的例子,這個老闆尚稱清白,但這種事如果做多了,仍然會給員工「占公司便宜」的印象,也可能造成員工群起效尤。


每一個上軌道的公司,都會有清楚的採購規範、採購流程,如果一切照章辦理,當然沒有前述的問題。問題是,不見得所有公司都上軌道,而就算上軌道,也未必沒有弊病;一般而言,利益迴避是保持老闆清廉的有效辦法。


前經濟部長、中鋼董事長趙耀東說過一個故事,他的親戚想到中鋼應徵,趙極力勸阻。他說:「你到中鋼上班,對你不公平,如果你表現好,主管要記你一大功,到我手上,我會改為一小功。如果你出事,主管要記你一小過,我會要求一大過。」這是趙耀東利益迴避的方法。簡明而有效;這也正是鐵頭部長令人尊敬之處。


配合利益迴避的做法,則是內部關係人要主動宣告。前述保險公司老闆如果主動宣告:這是我親家,請採購單位嚴加審核,並把得標價格透明化,接受公評,則老闆的道德就可被檢驗。 另一個模糊的界面,是公私分明的態度。


組織活動千變萬化,公私之間有時很難界定清楚。身為老闆者最好的態度是:如果公私難定,凡對公司有利者,歸公司;凡對公司不利者,歸個人。這樣做或許有矯枉過正之嫌,對個人也未必公平,但如果你是個有格局的大老闆,或者你現在仍是小主管,但你對未來期許甚高,你就要用這樣的標準自我要求。


公私不明的罪較小,貪污的罪較大,但公私不明卻會給人小鼻子小眼睛、做不了大事的印象;貪不了大錢,卻貪小便宜,這簡直是形容猥瑣、面目可憎,不管你工作上多麼努力,總讓所有員工輕賤了。




能力不必最高,道德操守排第一




或許有人會說,我替公司做了很多事,何必在乎這些小細節?這些小細節能值幾個錢? 最近從大陸得到一個深刻經驗:如果要問大陸的工作者與外在世界有何差別,除了工作經驗之外,我會說「公私」之間的價值觀不同。


大陸的習慣,從吃大鍋飯到吃公司、用公司,這是社會主義社會的價值觀,但如果公私之間不重細節,那就是公司吃大鍋飯的開始。公司內所有的價值觀都是在細節中確立的,高尚的道德、清廉的情操,看不見摸不著,人與人之間所能感受的是你在細節中的堅持。


「君子之德、風,小人之德、草」,風吹草偃是不變的定律。老闆就是風,員工就是草,老闆的清廉之風,會讓組織頑廉懦立;老闆的貪婪之風,也會帶領員工走上貪污之路。在能力上,老闆不必是最高最強,他可以用能力更強的部屬。但是道德上,老闆絕對是組織的最高標準,老闆如果道德不高,組織就等而下之了。


我相信大多數的領導者都知道道德不能打折,但或許因為商場的瞬息萬變,有時難免從權、難免沉淪。


而從權、沉淪後,老闆們唯一能做的就是掩飾。但是與你朝夕相處的員工的眼睛是雪亮的,老闆其實是坐在玻璃屋中,你的所做所為,每一個人都清楚。


一旦老闆的道德形象破滅,就是公司沉淪的開始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