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日本福島地震引發海嘯,進而導致核災發生後,我真正看到核能電廠的可怕,連最嚴謹細緻、訓練有素的日本人,都無力處理,最後形成「東日本消失」的慘劇。

  這讓我開始思考核四廠的問題,因為如果核四真的發生意外,以台灣的地狹人稠,極可能是「中北台灣消失」,甚至是「全台灣消失」,這是我們能夠接受的嗎?

  台灣是美麗的寶島,我們已經將台灣建設成最適合人居的地方,這也是我們二千三百萬人安身立命的地方,我不能想像核四的災難一旦發生,極可能台中以北及東台灣都在輻射範圍內,這區域擁有一半以上的台灣人口,又是政經中心,整個台灣將陷入癱瘓。大多數人都變成核災難民,我們要永生與核災共處。這就是「台灣消失」的災難。

  看到福島慘劇之後,透徹「台灣消失」的慘況,對核電,我已經不再思考經濟上的比較利益,我已經變成「非核家園」的支持者。

  至於正在興建中的核四廠——這個飽經波折、事故頻仍、安全無法追蹤確保、危險無比的電廠,我當然要全力反對。

  核四目前的真相是:連台電本身都不知道其中還有多少問題,只能借助幾位外國專家協助除錯,找到一項改一項,沒找到的,就假設沒有,但要安全商轉,又沒把握,於是就變成以拖待變、花錢有理、商轉無期的狀況;未來如何善後,誰也不知道。

  台電明年還要為核四廠編列數百億的經費,核四的總經費已經高達三千五百億元,如又持續拖延,說不定會超過四千億元,而不論花多少錢,其結果都是得到一座極不安全的電廠,或者一座永遠無法商轉的電廠。

  面對這種狀況,任何一個決策者在這個時刻,都應該要重新思考一下核四廠是否還要繼續走下去,為台灣人民做一個負責任的決定。

  我們完全不能指望核電技術官僚的覺醒,他們知道危險的真相,他們也知道核四廠可能無法商轉的真相,但他們不敢說,也不能說。

  核四廠本來就是一場政治災難,停工、復工都是政治思考,因此解鈴還須繫鈴人,我們現在只能期待馬英九總統,從政治的高角度,加上實事求是的專業精神,深入理解核四的真相,為台灣做出一個免於「台灣消失」的決定;只要這一次做對了,馬總統就足以留名青史了。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