蘋果日報_140519_A14放手大膽對大陸讓利吧  

  每次論及兩岸經貿關係,大陸都信誓旦旦的說是對台灣讓利。在議及兩岸服貿談判時,大陸的說法也是如此。而台灣負責經貿談判的單位同樣異口同聲,不簽服貿,是對台灣不利,好像台灣是不知好歹地拒絕大陸的讓利。 

  我同意在兩岸經貿談判上,大陸確實存在對台灣讓利的作為,也有諸多讓利的事實,但台灣難道只能單向承受大陸的讓利嗎?台灣能不能也有對大陸讓利的可能呢? 

  我所經營的台灣內容出版業,在服貿爭議中鬧得沸沸揚揚,有同業出來大聲疾呼,台灣對大陸印刷廠及出版流通業的開放,會使大陸業者變相經營出版業,而達到統戰及影響台灣言論自由的結果,因此,不只出版業不可開放,連上、下游相關產業也不可開放。而如果要開放,也要兩邊完全對等的互相開放。 

  出版業若要開放就要兩邊完全對等,否則就不該開放,這是我也贊同的意見,但是如果秉此原則,兩邊在此議題上絕對會陷入僵局,不可能有任何建設性的進展。那我們能否可以有更大膽、更有創意的積極作為呢? 

  我的想法是,我們可以在內容出版上大膽提出讓利的說法:任何大陸的自然人及法人,只要想到台灣來做出版,我們都無條件開放。至於大陸是否對台灣開放出版經營,則非所問! 

  這樣做,絕對是對大陸的讓利,可以稍稍平衡一下大陸對台灣單向讓利的說法;而且這樣做也可以「以我之開放,突顯大陸對台業者之封閉、限制的不合理」,如能引起對方政策上的相對鬆動,那絕對是一件好事。 

  為何台灣能在出版業上對大陸大膽讓利呢?其因:台灣的出版業在全世界國家中,我們是出版的強國。一年出版四萬餘種新書,以台灣的二千三百萬人口,人均出書比高居世界前三名,僅次於英國及西班牙,龐大的出版量,孕育了台灣出版人無限可能的出版能力,我們在出版上的專業能力,相較於英日等先進國家亦不遑多讓。 

  再加上市場極為慘烈嚴重的競爭,也使台灣出版業練就超強的競爭力。專業加上競爭力,台灣出版業根本無懼於任何外來的競爭,如大陸出版業跨海來台,面對陌生環境,再加上遠距經營的師老兵疲,絕對討不了便宜。 

  台灣在長期「內鬥」的激烈競爭下,何懼於外來的強龍? 

  至於內容的話語權淪落外人之手,在強烈競爭中,大陸出版人都未必佔得了上風,又如何能取得內容的話語權。

  而所謂的洗腦與統戰的顧慮,這更不值一提。台灣是一個充分自由、民主、開放的社會,出版選題上早已沒有任何限制,以我們出版社剛出版的《共產黨宣言》來說,台灣出版人只問有無市場,早已沒有任何出版禁忌。宣揚共產主義的書,只要有市場,台灣出版業早就出了,又何須等大陸出版人來洗腦。

  更何況,台灣人自主意識之高,國民黨對台灣人洗腦了數十年,結果洗成綠色遍地開花,丟掉政權,台灣人能被統戰嗎?

  如果台灣真的對大陸出版業開放,這絕對是重大突破,凸顯了兩岸的差異,讓大陸必需重新思考對台出版政策,如有任何鬆動或改進,絕對有助兩岸的交流。

 

此篇文章同時刊載於2014/05/19 蘋果日報《蘋中信》專欄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