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莊子》達生第八章

 

紀渻子為王養鬥雞。十日而問:「雞可鬥已乎?」曰:「未也,方虛憍而恃氣。」十日又問,曰:「未也,猶應嚮景。」十日又問,曰:「未也,猶疾視而盛氣。」十日又問,曰:「幾矣。雞雖有鳴者,已無變矣,望之似木雞矣,其德全矣,異雞無敢應,見者反走矣。」

 

紀渻子替周宣王養雞。周宣王十天就問:「雞可以鬥了嗎?」紀渻子回:「不行,雞還驕昂而恃氣。」十天又問,紀渻子回說:「不行,聽到聲音、見到影像就起回應。」又十天問,紀渻子回說:「差不多了,別的雞雖然鳴叫,牠已不為所動,看起來就像隻木雞,鬥雞的能力已經完備。其他的雞見了都不敢應戰,回頭就走了。」

 

這是莊子談人的精神修養,藉由鬥雞的訓練,表示一隻善鬥的雞,一定要訓練到內外專一、形神內斂,遇對手如不見,就像一隻木雞一般,就不鬥自勝了。

 

我常遭遇競賽的場合,打高爾夫球,與球友小賭添趣味;商場上難免競爭,也會遇到面對面競爭的對手;談判桌上,更是言語攻防,絞盡心智,期待得到較有利的結局。都會遇到各式各樣的對手,有的盛氣凌人,鬥性堅強;有的溫文儒雅,不疾不徐;有的目無表情,喜怒不形於色。

 

在各種對手中,我最害怕遇到外表看似平凡老實的人,這種人容易讓人放鬆、降低戒心,可是交手後,發覺他們竟然是老謀深算,精明不外露,讓對手早就居於下風,只能苦戰力求翻盤。

 

而目無表情,喜怒不形於色的對手,也很可怕,因為從外表及行為上,完全推測不出他們真正的目的何在、也不易探知他們的實力如何、談判的底線又如何,即使我們使出各種挑逗式的行為,他們可能也不為所動。這會讓對手不知所措,只能見招拆招,臨機應變。

 

這兩種人都合乎莊子「呆若木雞」的特質,前者用單純老實的外表,這可能是多年修煉而得,才能收斂起精明的鋒芒,偽裝出樸實的行為,或者他們早已將老實內化為一體,根本就無須偽裝。

 

而目無表情,喜怒不形於色的人,更是標準的木雞,對外在的情境變化、對手的行為,完全視而不見,凝神聚精,等待關鍵性奮力一搏,精準回擊,這是更可怕的對手。

 

「呆若木雞」這也是我個人追逐的修養,不要好鬥、見競賽就興奮、見對手就張牙舞爪,在賽前要抑制自己的興奮之情、冷靜自己的情緒,更不要有言語的交鋒與挑釁,過度的情緒反應,只會讓自己陷入激動,無法冷靜以對,這需要極深刻的自我約束,專心致志才能達到。

 

 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