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你說你愛台灣,在你沒見過一群瑞士人在東台灣海岸山脈的所作所為之前,千萬別這麼肯定你愛台灣,因為他們所做的事,可能讓你無地自容。

 這是作為一個台灣人,在讀了《海岸山脈的瑞士人》之後,發自內心的慚愧與感受。

 在今年的國際書展會場,一場嚴長壽先生的演講,他向全場聽眾推薦了這群海岸山脈的瑞士人的作為,我迫不急待的找到這本書,讀完之後,我從此不敢說我愛台灣,因為和他們比起來,我太世俗、太自以為是,而且真正為台灣做的事太少了。

 這群瑞士人,是一群傳教士,他們許多人是很年輕時,就到台灣,一生都落腳在當時相當貧瘠的海岸山脈,和真正的台灣人(原住民)生活在一起,用他們的知識與奉獻,一點一滴做他們認為該做的事,最後其中許多人還埋骨台灣,被原住民迎進祖墳,視為祖先一樣地守護。

 書中有「一封白冷會士的家書」這樣寫著:

 從拿坡里上船後,穿過蘇彛士運河……抵達台灣東部,眼前這片美景只能用「歎為觀止」來形容啊!青翠的海岸山脈與瑞士的高山差不多,但美麗的太平洋卻是家鄉所沒有的。

 天氣很悶熱,讓人受不了,我覺得自己快被烤焦了……為了控制預算,我們吃不飽也喝不好……這裡的人很窮,很多人沒鞋子穿,相較之下,我們的小小犧牲,就微不足道了。

 ……親愛的媽媽,或許未來我們不是那麼容易見面了,我即將開始學習這裡的語言與文化,請為我祈禱,我可是一點把握也沒有……我將在每晚的夜禱裡與你們重逢。

 這群瑞士人是白冷會傳教士,在二○世紀五○年代,跨越半個地球,來到東台灣海岸山脈,他們建醫院、學校、智障中心,默默的做他們認為該做的事,然後長眠在這片他們摯愛的土地上,化成海岸山脈的一部分,活在當地台灣人的腦海中,成為祖靈的一份子。

 我無法用語言、文字多說什麼,因為他們對台灣的愛,所有的語言、文字都嫌多餘。

 從此我不敢說我愛台灣,因為我口中的愛,指的我是台灣人,我的身份,讓我有資格愛台灣,但是我的所作所為呢?不過是為自己的生活努力打拼而已,與愛台灣有何關聯呢?這塊土地,這裡的人感受到我的愛了嗎?

 沒有人需要口口聲聲說自己愛自己的家鄉,因為這種愛是天性、是自然、是不容質疑的,可是台灣人卻最喜歡強調自己愛台灣,卻從來不問自己為台灣做了什麼?

 和這群瑞士人比起來,我知道我愛台灣,指的是我的政治立場,指的是我要區隔別人的政治立場。但從他們身上我學到政治主張、族群身份,絕對不是愛台灣的證據,更不是理由,沒有人可以用政治主張說自己愛台灣。和他們比起來,我這樣的台灣人,思想何其狹隘,動機何其骯髒,行為何其不堪!

 在說自己愛台灣之前,到台東海岸山脈,看看那些碩果僅存的瑞士人吧!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