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銘傳教書的經驗,讓我體會到一個對的人,力量有多大。
 
在兩年的教書經驗中,我教的是新聞寫作及雜誌編輯,這兩門課都有很多的專案作業,在我出的題目中,難免有難有易,當然有的作業同學很容易就完成,也有較難的作業不易完成。本來我以為是因為難易有別,但後來我讓那些已經完成作業的同學,再去做較難的作業,沒想到他們也可以完成。
 
再下一次的作業,我刻意讓這些能完成作業的同學,做一些較難的題目,雖然多花些時間,最後他們也都可以完成作業。
 
最後我知道,不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完成作業,只有對的人能完成,而且只要是度的人,不論多難的作業,都可以完成。
 
我嘗試瞭解他們的差異,我發覺,這些能完成作業的人,心中想的是,老師的作業非完成不可,不完成不能向老師交待。而那些完成不了的人則認為,只要去試試看,完成不了一定是老師的題目太難了,回去向老師反映。
 
我不願承認人有質愚不肖,但我從此知道一個對的人,力量有多大。從此我在工作中,努力尋找對的人,只要找到對的人,我充分給他舞台,讓他快速成為未來的接班人選。
 
為了尋找對的人,我的組織中有非常多的小團隊,也有很多的任務編組,而每一個團位都由一個人負全責,他就是一個小老闆,他可以做所有的事,他要為成敗負完全責任。
 
這種狀況,很容易就看出來誰是對的人,有的人很快就上路,他可能天生就是對的人;有的人慢慢學會,中間也會犯一些錯,但他知錯能改,一步步逐漸學會;也有的人做不好,但理由更多,我就知道我該換人了。
 
為了讓對的人發揮最大的力量,我也會讓一個人做完新事業的工作規劃,測試生產流程,一直到做出新產品,證實新產品可行,生產流程有效率,才下決心建置新事業。
 
我曾經讓一個人默默地工作了半年,一直到編出新書,找到正確的工作模式,才正式成立新單位。一個對的人,會為全公司開創出全新的事業。
 
對的人不害怕新事務,他們認為新事務總要有人嘗試;對的人不害怕一個人做事,他們相信有多少人做多少事,一個人也可以按部就班做出一些事;對的人不挑事,他們認為公司主管會派他們去做這件事,一定有道理,而且他們對自己有自信,任何事都可以試試看;對的人不怕陌生的環境,他們可以在黑暗中,慢慢找出路來……。
 
對的人是組織中那做百分之八十貢獻的百分之二十的人,替每一個單位找到對的主管,讓每一個對的人出頭,然後放手讓對的人發揮,是公司成敗的關鍵。
 
工作者則應該問自己,你是那個組織中迫切需要、極力尋訪的對的人嗎?還是你不斷的在拒絕加入對的人的行列?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