為了創辦一個新事業,我的工作團隊開了無數次的會議,並邀請我參加最後一次的定案會議。會中他們做了非常周延的報告,也提出了前三年的財務試算,看起來是門不錯的生意,除了第一年小賠之外,第二年以後營運就步入正軌。他們請我提供意見,我只問了一個關鍵問題:「你們設定了一個相當具有挑戰性的目標,請問你們能達成目標嗎?」

新事業負責人是一個年輕主管,首次擔當重任,他戰戰兢兢地回答:「不管目標有多困難,我們都會盡全力完成。」

這是我最不喜歡的答案。雖然展現出他們的決心,卻是一個不確定的答案,一個他們不回答我都知道的答案。我要的是一個確定的答案,一個讓我能正確估測結果的答案,當然這個答案也不能是自我陶醉式的肯定答案。

「你們有把握100%完成目標嗎?」我接著問。

「沒有,所以只能說盡力,」他們回答。

我繼續問:「那請告訴我,按目標完成的機率有多高?」

這位主管遲疑了許久說:「大約50%。」

這個成功機率太低了,我又問:「有什麼方法能讓成功率提高到80%以上?」

這位主管與團隊溝通後回答:「如果預算目標降低20%,達標的成功率就會提升到80%以上。」

我再問:「有沒有什麼樣的目標,是你們有把握100%完成的?」

他們回答:「如果預算目標降為50%,他們有絕對的把握完成。」

問到這裡,我終於得到所有「肯定而正確」的答案,於是請他們在這個基礎上,重新做計畫、重新設想工作方法、重新設想計畫目標。

我曾經被「不確定」迷惑了很久,包括我自己的不確定:不知道市場有多大、不知道事情有多困難、不知道我能否完成任務;也包括別人給我的不確定:我盡力幫你完成這件事、盡量準時交給你、盡量達成目標……。所有的不確定,都使我陷入迷惑、陷入困擾、陷入危機。所以,管理「不確定」一直是我必須解決的問題,而部屬給我的不確定,又是領導者最常遇到的問題。

解決的方法也很簡單,首先我不接受任何不確定的答案,因為這不只沒意義,還會導致判斷錯誤。其次,遇到不確定的答案,我就要轉換問話方式,一直到得到相對確定的答案為止。

前述例子中,「盡力達成目標」,全無參考價值;而「達成目標的機率是50%」與「目標降低50%,就有100%的把握完成」,這兩個答案則清楚說明了工作者內心的情境,也提供了解決問題的具體方法。遇到任何不確定的情境,說法與回答,絕不可就此滿足,這是確保工作結果與提高工作績效的方法。

創作者介紹

何飛鵬:社長的筆記本

feipengh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